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五十九章 太慢了(两章合一·补更)

作品:家教之日常任务有点多|作者:蛟哥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1-05-03 02:52:04|下载:家教之日常任务有点多TXT下载
  “安言!?”

  这一幕,让众人都不由惊叫出声。

  可是他们对手却在这一刻对他们发起了猛攻,完全不给阿纲等人救助安言的机会。

  “好狂乱的火炎。”

  可乐尼乐眉头一皱:“他一个人已经相当于全部的守护者了,而且12位守护者的能力他都能运用并且加强,风的弟子危险了。”

  “里包恩大人,您快出手帮下安言阁下啊。”巴吉尔焦急的道。

  但里包恩闻言却是摇了摇头:“这是彭格列家族内部的争端,我不能出手。而且……”他话语一顿,抬头看了眼夜空,目光中闪过一抹冷色:“有人好像并不希望我们参与进去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可乐尼乐冷哼一声:“虽说我原本也没有打算插手,但被这么盯着,还真是让人不爽啊,不过这场战斗究竟哪点能引起复仇者的关注?”

  “我在D·斯佩多身上,感觉到了与复仇者类似的味道,这应该是他们过来的原因吧。”

  巴吉尔闻言,脸上满是迷茫之色,不明白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。

  里包恩看了眼巴吉尔,安慰道:“放心吧,就算我不出手也没关系,战斗的可不仅仅只是安言一个人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……

  砰~

  倒塌的墙壁化作碎石爆开,安言从碎石堆中站了起来。

  此时的他,看上去狼狈无比。

  右臂血肉模糊,腰侧插着一把双刃剑,血液沿着腰身不断流逝,转瞬间便染红了安言的衬衫。

  “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?”

  斯佩多没有看安言,抬头看着头顶纲吉与XANXUS的战场,轻声道:“如果我想杀你的话,你早就已经死了,我要杀的人,一直都不是你!”

  “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啊?”

  安言冷笑一声,随着话语,他腰间的双刃剑缓缓消散,只留下了一个血洞,随着长剑消失,血液顿时向着外面喷涌而出,让安言的脸色迅速苍白了下去。

  “不要再继续了。”

  斯佩多转过头,看了安言一眼:“你太弱了,想要杀死我的话,你要变得更加强大,并且带领着彭格列前来,以你一个人的力量,注定不可能拦下我,好比如……”

  “你现在就没有能力,阻拦我杀死沢田纲吉,不只是他一个,你那名为‘家人’的枷锁,都会由我来为你解开。”

  撕拉——~

  回答斯佩多的是衣衫碎裂的声响。

  安言拽着衣领一扯,直接将身上破乱不堪的上衣扯了下去,露出了精壮无比的肌肉。

  如果不脱下上衣,很难让人相信,安言那看似瘦弱的身体下,居然会隐藏着如此强大的体魄。

  斯佩多见状,眉头一皱。

  “这点伤而已……”

  迎着他的目光,安言咧嘴一笑:“可还远远没办法将我逼回笼子!!”、

  话语声尚未落下,安言就已经动了。

  体魄翻腾,火炎肆意而发。

  “不自量力!”

  斯佩多冷哼一声,身体一侧。

  嗡!

  沉重啸声传出,一拳擦着斯佩多身体而过。

  躲过一拳的同时,斯佩多束手为刀,向着安言后颈斩下。

  这一记手刀,他没有丝毫留手。

  一旦命中,虽然不至于死亡,但安言也必定会在这一击下失去意识。

  手刀来的极快,几乎眨眼间已经触及到了安言后颈。

  但就在手刀即将砸在安言后颈的瞬间,安言身上火炎轰然暴涨,大空的火炎如同刺猬的刺一般,疯狂的向外迸射而出,挡住了这一记手刀。

  这是……

  斯佩多见状一愣,但手上动作却是不慢,左手五指的指环上火炎暴涨。

  五种火炎与大空火炎碰撞到了一起。

  砰!

  闷响声中,大空火炎应声崩碎,化作火星四散而开。

  但在这么一瞬的时间里,安言已经抽身倒退而出,看向斯佩多的橘色双眸中满是凝重。

  速度、力量、火炎……

  都要远远强于自己,斯佩多带给他的压迫力,虽然比不上不久前见过一面的白兰,但其实力也称得上顶尖。

  糟糕了啊。

  安言脑海中念头急转,身形却是丝毫不停,脚尖点地间再次爆冲而出。

  轰隆隆~

  就在他离开原地的瞬间,他先前所站的地面轰然炸裂,斯佩多的身形出现在了那里。

  “鲛特攻!”

  一招落空,一招再起。

  雨属性的剑刃成半扇状直线行进,所过之处,坚硬的地面就宛若泥土一般,纷纷向着两侧掀开,在烟尘包裹下形成了一条土龙,向着安言爆冲而出。

  躲不开!

  在看到斯佩多袭来的瞬间,安言便明白这一击躲不开。

  既然如此!

  安言嘴角咧开的弧度越来越大,整个人看上去疯癫到了极点。

  那便……

  硬抗!!

  安言后撤的步伐一止,随即竟是不退反进,径直向着斯佩多迎了上去。

  双手宛若断了一般,垂在体侧,因前冲的惯性而背在身后,但十指上的火炎却在这一刻浓郁到了极点。

  全身火炎集中到双手之上,让安言手上的火炎浓度不断升高,颜色逐渐变得越加纯粹。

  轰——!

  震耳欲聋的爆响声传出,手爪与双刃剑撞击,竟是发出了金铁交杂的响声。

  浓郁的大空火炎与雨属性火炎僵持不下。

  不……

  甚至压制,或者说包容了剑身上的雨属性火炎。

  这就是我无法使用的大空火炎吗?

  斯佩多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右手一握拳,一记‘极限太阳’猛的向着安言砸了出去。

  然而……

  对于这一击,安言竟是没有躲闪,反而主动将胸膛迎了上去。

  “什么!?”

  这一幕,让斯佩多瞳孔都是一缩。

  砰!

  沉闷的闷响声中,安言嘴一张,血液夺口而出。

  但……

  斯佩多只感觉肩膀一紧,一只手死死扣住了他的肩膀,安言那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容映入到了他的眼帘中。

  “抓住你了。”

  一个字,一口血……

 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,安言一头直接向着斯佩多脑袋撞了过去。

  砰!

  闷响声中,血液迸射,哪怕第一时间以火炎护在额头,斯佩多的额头也在这一撞下爆开,开战至今第一次受了伤。

  而安言状态更是凄惨,额头完全炸开,血液转瞬间便染红了整张脸。

  在这血液下,让安言的模样看起来越加狰狞。

  疯子!

  这一幕,哪怕斯佩多也不由在心中暗骂一声,抽身便要后退。

  然而……

  就在斯佩多抽身的瞬间,安言却仿佛闻到了血腥味的野兽一般,转瞬间冲到了斯佩多眼前。

  拳头、肘击、膝撞、头颅……

  所有能够用上的部位,都被安言调动起来,全身上下所有部位都化作了攻敌的杀器。

  砰砰砰砰砰……

  暴雨狂澜般的攻势,各种不华丽,但却随手使来的技巧,在这一刻被安言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一时之间,竟是让斯佩多都陷入了被动,只能不断招架安言疯狂的攻势。

  超越动态视力的狂暴攻击由此开始,安言如同疯魔一般,带着嗜血笑容,疯狂攻击!

  没有防御,只有进攻。

  当一招被拦下之时,必然会有下一招迎击而上。

  不能停……

  不能给他还手的机会……

  不能让对方有机会调整身形……

  最后……

  坚持到底!!

  招法杂乱无章,但技巧却是堪称巅峰,从小到大所磨砺的全部技巧、全部的对敌记忆、全部的战斗经历……所有的一切,都融入一招一式当中,虽然杂乱无章,却又能在需要的时候适时杀到。

  上一招尚未落下,下一招已经准备。

  本能!

  这是安言从不知多少次生死之战中所磨炼出的本能,这本能让他根本就不用去考虑招式,随性而为,任意厮杀。

  就仿佛野兽一般!!

  要么咬死猎物,要么……

  力竭而死。

  安言脸上虽然疯狂依旧,但那双瞳孔中却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冷静,可以说和他脸上的表情形成了两个极端。

  脸上笑容疯癫入魔,橘色双眸冷静如冰。

  很难想象这两种极端的表现会出现在同一人身上,更加让人难以想象的是,这个人会是……安言!

  这是一种安言从来没有过的状态。

  但……

  他体会到过,曾经风师父在他面前展现过类似的武道意志。

  技的巅峰,为道——武道!

  ……

  “压制对方了?”

  可乐尼乐看着中心战场,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安言与斯佩多之间的差距,清晰可见。

 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,斯佩多居然还被安言所压制,哪怕只是暂时,也足以让人震撼了。

  “不愧是风的弟子,单以近身格斗的技巧来说,这小鬼已经比我见过的很多所谓武道家,都要强了!”可乐尼乐说罢,眉头一皱:“但这种情况注定持续不了多久,他完全是在拼命,一旦力竭……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里包恩打断了他的话,脸上虽然依旧平静,但他垂于身侧的小手却不由紧握了起来,里包恩抬头扫了一眼头顶:“这也是他的目地,他赌上了自己的命,但并没有堵在与斯佩多的战斗中,而是……”

  “赌在了废材阿纲的身上!”

  “嗯?”

  可乐尼乐闻言一怔,下意识道:“他疯了么?”

  “也许吧。”

  里包恩语气有些复杂的道:“但也有可能,他比我们任何人都要信任阿纲。”

  ……

  砰——

  伴随着一声闷响,两个身影相继倒射而出,激退十数米后又同时单脚踏地停留而下。

  滴答!

  血液低落而下,安言低头瞥了一眼自己身上从左肩斜斩而下的狰狞伤口,身上火炎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暗淡无比。

  极限了么?

  视野中的景象,已经变得有些模糊。

  “你疯了吗?”

  斯佩多此时身上也是鲜血密布,但基本都不是他的,而是由安言的:“停手吧,继续战斗下去,你会死的。”

  “大概吧。”

  声音传来,斯佩多眼前一花,一道黑影迎面扑来。

 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。

  斯佩多眉头一皱,一刀斩了出去。

  砰!

  拳头上包裹的火炎四散而开,刀刃瞬间沿着拳骨缝隙切入,血液暴起间,安言单脚一踏地面,所立之处,地面竟然炸开!

  沉闷破空声中,左手握拳,向着斯佩多砸去。

  斯佩多神色一凛,下意识要抽刀去防。

  然……

  没有抽动!

  余光一扫,他才发现,安言那被刀刃所没入右拳,不知何时舒展开来,指骨死死的卡住了刀身。

  这一幕,不知为何,让斯佩多的心中没来由的一寒。

  双刃剑化作虚影消散,斯佩多左手雷属性火炎燃烧,接住了安言袭来的一拳,以及膝撞随即而出。

  太阳膝撞!

  砰!

  巨大的力道,让安言身体一折,整个人如同大虾一般蜷缩而起。

  这是……

  斯佩多眼中闪过一抹惊色。

  没有用火炎增强防御,这小鬼将残余的火炎……

  全都运用到了攻击当中!!

  他,为什么会抗拒到这种程度?

  “为什么?”

  斯佩多提着安言,宛若提着一头死狗一般,脸上神色变得有些狰狞:“那可是彭格列家族啊,掌控这样的家族难道对你就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吗?在你眼中,家人就那么重要么?”

  噗……

  血液从安言口中喷出,安言强挺着抬起头,看着斯佩多那变得有些狰狞的脸庞,嘴角一咧。

  “咳…咳咳……老子偏不要!”

  闻言,斯佩多眼中寒芒一闪。

  他突然发现,自己可能真的看错人了。

  “那就去死吧。”

  斯佩多眼中杀机一闪,左手提着安言,而右手当中一把双刃剑逐渐凝聚而出:“如果你的野心仅限于此,那你和沢田纲吉一样,都没有必要在活下去了。”

  “阿言不会死!”

  冰冷至极的声音骤然传来。

  嗡——!

  空气震动,一道身影骤然出现在了斯佩多身后,一拳向着斯佩多后心砸去。

  斯佩多神色一沉,左手凝聚的双刃剑在雨属性火炎的包裹下,蓦然斩下后方。

  然……

  就在这一剑斩出瞬间,背后那炽热的火炎温度骤降。

  “死气的零地点突破……”

  斯佩多只感觉周身的空气在这一刻升起了一阵冰雾。

  幻术?

  不对,这是……

  仿佛想到了什么,斯佩多脸色一变。

  “……初代版!”

  毫不犹豫的丢掉手中安言,斯佩多蓦然转身后退。

  这是……

  当站稳身形,斯佩多沿着手中双刃剑看去,只见双刃剑上的雨属性火炎竟是被完全冻结,阵阵寒气沿着剑身向着四周散开。

  “死气的零点突破!”

  斯佩多蓦然抬起头,看向站在他先前所处之处的少年。

  那是……

  沢田纲吉!

  (我所看到的未来,是一个‘传说’已经诞生的时代,在那个未来中‘沢田纲吉’这个名字成为了传说,哪怕在敌对的势力眼中也是如此。)

  安言的话,突然涌上斯佩多的脑海。

  这是‘他’的招式!

  另一边,纲吉在逼退斯佩多后,立即蹲下扶起了安言,将一枚指环戴在了安言的食指上。

  见状,斯佩多瞳孔一缩。

  那是……

  彭格列指环,完整的大空指环。

  难道……

  斯佩多脸色一变,向着远处看去,寻觅一圈后,一座冰雕映入到了他的眼中。

  XANXUS的冰雕!

  “你…这混蛋……”

  安言咳了一口血,苍白如纸的脸上,竟是逐渐出现了一抹血色,说话也变得顺畅了一些。

  “未免也太慢了吧?”

  ……

  --------------

  PS:睡觉,明天继续补……